诗词格律讲座:律诗的几种对仗形式

发表时间:2020-05-04 10:15

       作者简介:伦炳宣,号山阳诗翁,1948年5月生,河南焦作人,大专文化,焦作市解放区退休公务员。现为中华诗词学会、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、中华辞赋社、河南诗词学会会员,《诗词百家》原执行主编,焦作诗词学会副会长,焦作诗词家俱乐部理事长,《焦作诗词家》主编、《焦作文学》编委。诗词作品、诗论文章散见于《中华诗词》、《诗词百家》、《诗词世界》、《诗国》、《中国诗词月刊》等,并多次荣获全国性奖励。著有《诗词格律简明手册》、诗文集《秋光春韵》和长篇三言诗《陈氏太极拳之歌》,主编《焦作当代诗词家优秀作品选》等,且已已公开出版发行。




介绍律诗的几种对仗方式
伦炳宣


    对仗,指诗歌中词句的对偶。可以两句相对,也可以句中自对。对仗一般用同类句型和词性。作为格律要求,律诗中间两联必须对仗,首尾两联不用对仗。但也有变例,或颈联不对仗,或尾联用对仗;首联对仗的较少见。绝句则比较自由,可以两联都用对仗,也可以一联用一联不用,还可以两联都不用。排律除首联和尾联可以不用对仗外,中间各联一般都用对仗。
    对仗在平仄、语法结构、词性词义等方面都有具体的要求。其中对平仄的要求,只可以遵照诗词的格律要求;语法结构的要求属于专业性很强的学术范畴,可以简化方法:只要出句和对句相同位置上的每一个词或字的词性都相同,就可以视为对仗。对仗可以分为宽对、工对、借对、流水对等形式。

一、宽对

    宽对较为简单,只要词性相同,便可相对。如名词对名词,动词对动词,代词对代词,副词对副词,虚词对虚词等等。现以李商隐的七律《无题》为例:

飒飒东风细雨来,芙蓉塘外有轻雷。
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
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
春心莫共花争发,一寸相思一寸灰。

   该诗中间两联用对仗。颔联:金蟾玉虎(名),(动),(名),(动),(名),(动)。颈联:贾氏宓妃(名),(动),(名),韩椽魏王(名),(形)。

    再以孟浩然的五律《过故人庄》为例:


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。
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
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
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。

    该诗也是中间两联用对仗。颔联出句“绿树村边合” ,一个形容词(绿)连着三个名词(树、村、边),再接一个动词(合);对句“青山郭外斜” ,也是一个形容词(青)连着三个名词(山、郭、外),再接一个动词(斜)。颈联:出句“开轩面场圃” 和对句“把酒话桑麻”均依次为动词(开、把)、名词(轩、酒)、动词(面、话)、名词(场、桑)、名词(圃、麻)相对仗。
    还有三种对仗,即数目对、颜色对和方位对,在律诗中经常出现,值得关注。
    如:“楚塞湘接,荆门派通”(王维《汉江临眺》);里悲秋常作客,年多病独登台”(杜甫《登高》)。其中的“三”和“九” ,“万”和“百”就是数目对。
    如:颜弃轩冕,首卧松云”(李白《赠孟浩然》);“一去台连朔漠,独留冢向黄昏。”(杜甫《咏怀古迹》)。其中的“红”和“白” ,“紫”和“青”就是颜色对。
    如:“青山横郭,白水绕城”(李白《送友人》);西望瑶池降王母,来紫气满函关”(杜甫《秋兴八首》)。其中的“北”和“东 ” ,“西”和“东”就是方位对。

二、工对

   所谓“工对”,就是工整的对仗。旧时把名词又分成天文、时令、地理、动物、植物、器物、衣饰、饮食、文具、文学、草木、形体、人事、人伦等门类。工整的对仗,就是在词性对仗的同时,词类也要相对。下面分类试举几例:
    如:下飞天镜,生结海楼”(李白《渡荆门送别》);“乱飐芙蓉水,密斜侵薜荔墙”(柳宗元《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》)。其中“月”和“云” ,“风”和“雨”既是名词对名词,又是天文类词对天文类词。
    如:“镜但愁云鬓改,吟应觉月光寒”(李商隐《无题》);战随金鼓,眠抱玉鞍”(李白《塞下曲》)。其中“晓”和“夜” ,“晓”和“宵”是名词中的时令类词对时令类词。
    如:“分野中变,阴晴众殊”(王维《终南山》);日生残夜,春入旧年”(王湾《次北固山下》)。中的“峰”和“壑” ,“海”和“江”是名词中的地理类词对地理类词。
    如:“草枯眼疾,雪尽蹄轻”(王维《观猎》);“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”(李商隐《锦瑟》)。其中“鹰”和“马”,“蝴蝶”和“杜鹃”是名词中的动物类相对。
    如:“退朝底散,归院边迷”(杜甫《晚出左掖》);“野含笑竹篱短,溪自摇沙水清”(苏轼《新城道中》)。其中“花”和“柳” ,“桃”和“柳”是名词中的植物类对植物类。
    其它各类不再一一举例。


三、借对

    汉字中有不少多义字和多音字,诗人把这一特点用在写诗上,创造了借对的方式。借对主要有两种形式,一是借义对,二是借音对。
    (一)借义对。
    借义对指一个词有两个以上的意义,诗人在诗中用的是甲义,同时又借用乙义或丙义构成对仗,便称借义对。
    如:杜甫的“歧王宅里寻常见,崔九堂前几度闻”(《江南逢李龟年》)和“酒债寻常行处有,人生七十古来稀”(《曲江二首》之二)中,都用了“寻常”一词,“寻常”是平常的意思,但在古代,八尺为一寻,两寻为一常(一丈六尺),故分别借来对数目“几度”和“七十” 。
    如:“法调狂象,言问老龙”(王维《黎拾遗昕裴迪见过秋夜对雨之作》)。其中的“玄”意为“玄妙”,因“玄”又作“黑色”解,故借来与“白”相对。
    (二)借音对。
    借音对指的是,诗人在诗中用的字的另外一个相同读音的字,与诗中相对的字构成对仗。
    如杜甫的“马骄汗落,胡舞题斜”(《秦州杂诗二十首》之三。其中“珠”形容汗珠之状,“白”为颜色,本不能相对,作者借“珠”为“朱(红色)” ,“珠”、“朱”同音,与“白”相对。又如“野日荒荒,春流泯泯(《漫成》),借“清”为“青” ,与“白”相对。
    再如海月明珠有泪,田日暖玉生烟”(李商隐《锦瑟》)。借“沧”为“苍” ,与蓝相对。

四、流水对

    指一联中相对的两句关系不是对立的,且单句意思不完整,合起来才构成一个意思,似水顺流而下,故称为“流水对” 。
    如: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(白居易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);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(王勃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州》);“玉玺不缘归日角,锦帆应是到天涯”(李商隐《隋宫》);“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”(杜甫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。这几个例子都是上联不独立成句,上下联合起来构成一个意思。

五、变体和合掌

    对仗是律诗中常用手法,一般多用在颔联、颈联(即第二、三联),但也有各种不同的变式。有四联都对仗的,有首、颔、颈三联对仗的,有首联、颈联两联对仗被称之为“偷春体”的,有只在颈联用对仗被称之为“蜂腰体”的,有隔句对仗被称之为“扇面对”的,还有本句中自对的,等等。这些表现手法无可厚非,但除了四联都对仗和前三联对仗外,其余变体终不算律诗的正体,也就是说,这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律诗。
    律诗对仗中的“合掌”,是指对仗中意义相同的现象。一联中对仗,出句和对句完全同义或基本同义,称为合掌。此为诗家大忌。


分享到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主办合作单位:山东广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  山东广畅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 山东广畅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 
本网总编辑、总法律顾问  李广畅